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教学科研 - 教科研信息
发表日期:2009年7月4日 出处:库庄一中 作者:库亚鸽 编辑:muyutingfeng 有8829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读《乌合之众》

 


 

读《乌合之众》

 

在我读过的心理学著作中,有两本印象深刻。一本是阿德勒的《儿童的人格教育》,研究个体心理学,读这本书,总会引发对童年的回忆,总会想到某个学生的个性;一本是勒庞的《乌合之众》,研究群体心理学,读这本书,不由地会想到社会上的某些群体和学生群体以及它们所表现出的特点。

心理学上的群体,是指那些聚在一起的人,他们的感情和思想全都转到同一个方向,他们自觉的个性消失了,形成一种群体心理。一些人偶然站在一起,即使人数再多,也不能算是一个群体;而形成群体心理的个体,也许只有几个,而且他们不一定同时出现在同一地点。

在街上观看斗殴事件的观众,临时形成了一个群体。如果有一个在边上喊:“打得好!”其他人马上会附和地跟着起哄,甚至会有人上前也去踢两脚,打两拳。而如果是单个人的话,他无论如何不会做出这样过激的事情。在这样的群体中,个体的人格趋于泯灭,同时产生一种从众心理。他会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做都不过分,也不用承担后果。

在拔河比赛中,参赛队员迅速形成一个集体。那些平时看来娇弱胆怯的小女生,一下子变得不可战胜。她们心中所有的恐慌、害怕,都转化成打败对方,为集体争光的信念,在比赛中会不遗余力。而这些,单个的女生是不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正因为群体心理的强大不可抵抗,所以破坏性的群体具有不可估量的破坏作用,积极上进的群体也会表现出不可估量的上进的力量。问题并不在群体本身,而在于群体的方向。

谁能控制群体的方向?领袖!

每一个群体,必然有它的领袖。无论是一个种族的群众,还是一个革命的队伍,都一定会主动寻找他们的“主心骨”,而那些领袖人物,并不见得都比普通个体高明多少,但他们一定得懂得群体心理的特点,能够根据这种心理把他们引向自己确定的方向。

在电影中经常看到这样的镜头:一个共产党员被捕了,敌人逼着他要党员名单,他高昂着头,把敌人训斥一顿,说,头可断,血可流,革命的信念不能丢,要命有一条,要名单,没有!为什么他们能表现出如此一致的做法,这其实正是一种群体心理,而这种群体心理,来自于群体领袖不断灌输的制度、信念、目标等。群体心理具有非常强的传染性,一种观念一旦被接受,马上就成为全体成员的观念。

在教室里,也往往会发现一种有趣的现象。老师在讲台讲一件事,大家都很安静地听着。忽然有一个同学国声地“嘻”了声,马上就会有一大群同学跟着也“嘻”起来,而如果有一个同学一鼓掌,马上就会都跟着鼓起掌来。这也是领袖的作用,而那个带头的,你可以发现,他在很多时候很多地方,常常起到这样的带头作用,无形中,他已经成了大家的领袖了。

群体领袖控制一个群体的方法非常简单,只需要采用“断言”“重复”“传染”的宣传手段就足够了。勒庞认为,在一个群体中,每个个体,都变得弱智、低劣,失去理性,而只崇尚幻觉。所以要把一个观点加给他们,不需要讨论和推理。

想起了电影《浪潮》中的独裁体验,只用一个口号“纪律铸造力量,团结铸造力量,行动铸造力量”,再加上几句简洁的命令,就足以令“浪潮”所向无敌了,那是既可怕又不可思议的。

想起了前一段时间三名女生在夜里爬楼顶的事。半夜,三名女生上厕所,回来后,觉得天热,不想进宿舍,其中一个女生说:“我们上楼顶,敢不敢?”另外两女生马上响应。墙上的简易梯子是为楼顶的修缮准备的,离地面有一人多高,不知他们哪来的勇气和力量,竟然爬上去了,结果下来时摔伤了脚。细追下去,起因就是那一句“我们上楼顶,敢不敢?”的提议。那一时刻,那名女生其实做了这个小群体的领袖。

一个群体的信念和意见也是会变化的。勒庞认为一个群体是没有理性的,它的核心就是群体的感情和思想。一切和这个感情和思想相悖的东西都会很快消失。所以表面看起来,似乎是一个群体在变化不定。

在班级中经常有几个同学组建起来的小团体,今天还见他们如影随形,可能明天就把其中一个排斥出去了。道理很简单,他们不允许离弃和背叛,一时有谁表现出与群体感情不一致的地方,就会受到排挤。这是很自然的。如果想要破坏一个群体的话,很简单的方法就是使用“离间”的手段,但被识破后,可能会遭到群体的疯狂报复。

在班级管理中,能不能把这种对“乌合之众”的理解贯穿进去?一个班级的成员,算不算一群“乌合之众”?老师算不算这个群体的领袖?这恐怕还要看在这个集体中成员的心理现状,也许只有个别时候,在特殊的情况下,同学们面对突发的事件时,才能临时形成一种群体心理。或者说,班风班纪班空班貌就可以算是一种群体心理的表现了。那么,对这个群体,也只需要“断言”、“重复”、“传染”的领导措施吗?

不,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勒庞的理论侧重的是社会的大众心理研究,所指向的是群众。而学生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他们的心理特征并不是因为低劣和弱智,而是因为天真和幼稚。学生本身就具有超强的可塑性,他们需要引导,但不是玩弄心机,不是独裁的统治。

所以《乌合之众》的意义在于对群体心理的思考和把握,而不能把学生群体当成“乌合之众”去管理。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库庄一中 2005-2011  511web 制作:cyx 页面执行时间:78.125毫秒   网站留言
备案序号:豫ICP备06010882号   豫ICP备11019775号   豫公网安备 41102502000046号